从灌河岸边走出的张鹤田将军
时间:2017-07-17 20:49:00   作者:   

  滔滔灌河浪潮涌,英才辈出传佳话。在美丽的灌河南岸,这块充满神奇的土地上,走出了一位令家乡人民无比自豪的共和国将军。他就是现任中国人民解放军济南军区参谋长张鹤田中将。
      将军18岁入伍,戎马一生,驰骋疆场,他以忘我的勤奋,执着的追求,坚定的信念,一步步走向成功。同样,他不断拼搏的奋斗历程,大公无私的高尚品德,关心家乡的赤子情怀,也给我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。

成长岁月

      张鹤田将军出生在我县陈家港镇齐心村,幼年他便有着过人的聪慧和胆识。在村小齐心小学读书时,老师教识字,别人要教几遍才能记得,他只用一次就记得牢牢的,这让老师和同学们惊奇不已。今年80岁的顾老师至今还清楚的记得那个聪明乖巧的孩子。将军从小非常喜欢看书,只要是有字的东西,他总是要翻来覆去地看。他和许多小伙伴一样也非常好玩,大潮河涨潮了,在溢满河水的沟里捉小鱼小虾;太阳落山了,在田边的草丛里逮蚱蜢;星星出来了,在屋前的树枝间网荧火虫……童年的他既无忧无虑又顽皮不已。尽管每天都这样"疯",但将军的成绩总是在班里数一数二,家人老师都特别喜欢他,这也常常成了他不受责备的理由。有几次他还爬到讲台上,充当小老师给其他同学上课,一招一式还挺象那么回事。小时的张鹤田也非常懂事,从来不和别人拌嘴,处处象个小大人,要么就是痛痛快快的玩,要么就是安静地坐在一旁看书,家人邻居都夸他是个懂事的孩子。童年时代的张鹤田对军人就有着执着的向往,解放军的形象在他的心中是那样的高大、威武。他总梦想着有朝一日穿上绿色的军装,走进绿色军营,飒爽英姿的骑上马,挎上枪,练就一身本领,守边御敌,保家卫国。因此在儿时,他和小伙伴玩的最多的玩具就是木头做的土手枪,玩的最多的游戏是解放军抓特务。
      因张鹤田早年丧母,父亲张铁山既当爹又当妈,给予了小鹤田无尽的父爱。将军11岁时,父亲为了让他有个较好的学习环境,把他送到了在上海吴淞区工作的弟弟张铁成身边继续读书。到了上海后,张鹤田的聪慧有了充分发挥的空间,他学习更加认真了,每年学期结束,总能捧上一两张奖状带回来。叔叔对他视同己出,对他照顾有加。刚到上海不久,便遇到了三年自然灾害。叔叔家虽有粮食定额供应,但是僧多粥少,每到月底常常断炊。这时懂事的张鹤田就在放学后偷偷挎着蓝子,来到郊外挑野菜,到田野里拣胡萝卜,回来交给叔叔婶子弥补主粮不足。叔叔一家都非常喜欢张鹤田,那段时光,尽管生活艰苦,但总是充满了快乐。17岁那年,张鹤田以优异成绩初中毕业,被分配到千里之外的江西南昌洪都机械厂,成了一名钳工。在厂里,张鹤田干的是令人羡慕的技术活,工资也高,但走进军营圆那个绿色的梦,始终是他无比的期待和渴盼。

军营报国

      18岁那年,正逢全国大征兵,张鹤田听到这个消息非常兴奋,马上就报了名。经体检、政审,层层把关,张鹤田终于如愿以偿,成了一名军人。1968年3月14日,穿上军装的张鹤田启程,踏上了前往福建的军营。
      到了部队,张鹤田的能力得到了充分的发挥,由于他文化底子好,领悟性高,刻苦勤奋,无论是训练还是学习都出类拔萃,很快就成为新兵中的佼佼者。穿上了绿军装,也就意味着把自己全部的身心交给了部队。白天,他在训练场上跌打滚爬,夜晚,他在灯下埋头苦学。他在给老父亲的信中调侃地说,白天训练辛苦极了,晚上回来对着镜子照,真看不出来自己是个20出头的小伙子,又黑又瘦,怎么看都象个小老头了。可想而知,这段时间,张鹤田付出了多少汗水、多少艰辛。由于他各方面能力出众,部队首长也有意培养他,第二年8月,张鹤田便光荣加入了中国共产党。随后,他从排长做起,一步一个脚印,从团作训股参谋、股长、团副参谋长、参谋长、副团长、团长,到荣升师参谋长、师长,第31集团军参谋长、副军长,2001年3月升任福建省军区司令员,2006年8月,升任济南军区参谋长,1999年7月晋升为少将军衔,今年6月,晋升为中将军衔。
      虽然离开家乡多年,但将军非常关心家乡发展,家乡的事每每有求必应。近十多年来,家乡的企业在福建遇到困难或需要协调,他总是鼎力相助。2003年,响水县委、县政府在福州举行招商引资推介会,时任福建省军区司令员的张鹤田周密安排,为推介会的成功举办创造了极好条件,至今仍为家乡人民津津乐道。将军无论是在福建还是在济南,每次和家人通信通电话都会提及家乡,详细询问家乡的发展变化,特别是近几年家乡引进了哪些项目,企业的规模有多大等等,热爱家乡之心,游子思念之情溢于言表。当他得知昔日静寂的河滩,现已聚集十多家造船企业,即将建成万吨巨轮时,更加高兴,连连说家乡的变化真大啊!

高风亮节


      将军尽管身居要职,但对家人、对亲友要求非常苛刻,从不让他们沾自己一点光。他在部队38载,只回家过2次。一次是继母去世,一次是老父亲病重。今年8月29日,老父亲患食道疾病,被将军接到济南军区总医院治疗,前后住院40天,整个部队上下竟没有一人知道。病情好转后,老父亲本以为儿子会派专车送自己回响水老家,谁知道将军委婉地对父亲说,军车不能擅动,请老父谅解。最后将军请老家的亲友来车到济南接老父亲回去。
      将军唯一的弟弟张鹤松至今还在乡下务农,许多人都劝张鹤松找一找做将军的哥哥给县里打打招呼,在家乡找个事做做,当个一官半职。将军知道这件事后,专门打电话给弟弟说,我的身子已交给了部队,难以忠孝两全,你就在家里安心照顾父亲吧,其它的就不要多想了。张鹤松始终牢记哥哥的嘱托,一心服侍老父亲,从不给地方政府添麻烦。
      采访中,我们还了解到将军戎马生涯近40载,一直夫妻分居两地。他的爱人和唯一的女儿一直住在上海,爱人是学校老师,工作也十分繁重,夫妻俩一年之中难得团圆几次。尽管将军有许多机会可以让家属随军,但为了国防事业,一直未能成行。

相关热词搜索:

上一篇:根石艺术收藏家季崇武将军
下一篇:最后一页